第3章 我是来打酱油的

|

  但后悔归后悔,历经了太多人情冷暖的她却知道,在这种情况之下,只有靠自己才能闯出一条路来,所以咬了咬牙以后,猛的冲向了其中一人。

  “小娘们还挺辣的,竟然敢先动手。”面对着一个娇弱女子,大龙自然不会放在眼里,一边和其他三人说笑着,一边伸手向着韦若寒抓了过去。

  在他的眼中,自己虽然不是身经百战的高手,但是对付一个女子,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么。

  眼看着大龙就要将韦若寒挥过来的拳头抓在手里,却没想到韦若寒拳头一动,以一个极其怪异的角度,穿过了自己的胳膊,击在了自己的脸上。

  大龙没有想到,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,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暴发力,那重重的一拳,竟然让自己突然间有了一种头晕的感觉。

  “臭娘们,我看你是找死。”那一拳虽然让大龙头脑有些发晕,但是却不是实质性的伤害,但是自己竟然给一个小娘们打了一拳,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,自己以后怕是难免会给道上的人耻笑,恼羞成怒之下,大龙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了,碗口大的拳头,猛的轰向了韦若寒的脑袋。

  劲风扑面,韦若寒脚下一错,竟然让开了这一拳,然后反脚向着大龙踢了过去。

  “看来还真的有点意思。”躲在树后的王天羽看到这一幕,眼中更亮了,从韦若寒这几招中,他看得出来,眼前这个身材火爆到了极点的小妞,竟然还会一些古武术。

  古武术,是区别于现代武术的一种称呼,拥有这种能力的人称之为古武者,在华夏数千年的文明中,古武者曾经风光一时,这群人通过修练古武术,改变身体机能,起到逆天改命的作用,强大的古武者,每一招攻出,足有山崩地裂的威势。

  只是随着时光的流逝,古武者在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少了,王天羽没有想到,今天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一个会古武术的人。

  之所以说韦若寒只是一个会古武术的人,而不是一个古武者,那是因为古武者和普通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,他们身体里有一股气,这股气在武侠小说里被称之为内劲,但是在古武者的世界里,却被称之为武劲,就拿刚刚韦若寒那一拳来说吧,如果她在拳上加入了武劲,大龙就算是不死也得重伤。

  王天羽一开始也以为是韦若寒因为顾忌而不敢使出武劲,但是看了几招以后,才发现韦若寒出招之间脚步虚浮,招式之间不能连贯,从而断定韦若寒身体里面并没有武劲,没有武劲,就不能称之为古武者,所以王天羽才会说韦若寒只是一个会古武术的人。

  “你们特妈是不是想要看老子的笑话呀。”就在王天羽沉思之间,大龙身上又挨了韦若寒两记粉拳,气急败坏之下,大龙趁着空档对着其他三个正在那里抱着手看笑话的大汉道。

  其他三人听到大龙的话,纷纷收敛起了笑容,冲向了韦若寒,有了三人的加入,才几秒钟,韦若寒就吃了一拳一脚,情况也变得危急了起来。

  “啊!”正在拼斗之中的韦若寒轻呼了一声,原来却是在拼斗的过程中,一名大汉猛的抓住了她的衣领,韦若寒心中一惊之下,奋力一挣,只听得“嘶”的一声轻响,雪、白的圆领T恤,竟然给撕开了一条口子。

  看到众大汉盯着那片暴露出来的雪、白大咽口水的样子,韦若寒再也忍不住的轻呼了一声,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处在危险之中,手立刻捂在了自己的胸、脯上。

  “是时候出场了,要不然这样一个大美人儿受伤的话,我会心疼的。”王天羽微微一笑,从树后窜了出来。

  “白,真特他的白。”大龙身体微微一滞,竟然一时间忘记了进攻,盯着那片雪、白大咽着口水。

  “嫩,比豆腐还嫩。”另一个大汉也是花痴一样看着韦若寒,那抹耀眼的雪、白和娇嫩,可以让人忽略很多东西。

  “你们放开那个姑娘,有种冲我来。”王天羽已经从树后窜了出来,却看到四名大汉根本没有理会自己,一时间有一种受了冷落的感觉,终于忍不住大喝了一声。

  四名大汉终于回过了神来,猛的转头,在看到如乞丐一样的王天羽以后,眼中凶光一闪。

  这一声断喝落到韦若寒的耳里,却如同天籁一样,却看到一个浑身脏乱不堪的大叔正站在那里。

  在韦若寒看王天羽的时候,王天羽也在看着韦若寒,只是当他看到韦若寒的样子时,心一下子凉了半截。

  王天羽从来不是什么五好青年,也从来没有见义勇为的觉悟,他之所以会在这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,就是因为在看到了韦若寒的背影以后,想要来个英雄救美,从而达到某此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  所以,在韦若寒转过身来的时候,王天羽第一时间就将目光投向了韦若寒的脸,在他的心目之中,有着这样魔鬼身材的女人,脸蛋最起码也会对得起观众的吧。

  但是王天羽却绝对没有想到,韦若寒虽然身材火爆到了极点,但是那张脸却是不可恭维的,眼睛还算大,但是一只大一只小,看起来就不那么顺眼了,如果再加上脸上紫一块青一块的,那就更惨不忍睹,更何况,韦若寒那张脸上,不但这些要素都具备了,嘴角也是歪斜的,那就使得这张脸更是丑上加丑了。

  王天羽从十六岁开始出来执行任务,也曾经见过一些丑女,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,一个女子竟然能丑到如此的地步。

  “各位,不好意思,我是来打酱油的,你们请便吧。”满腔的热情化为乌有,王天羽觉得自己在这里多停留一妙钟,都会有一种毁三观的感觉,所以在丢下这句话以后,转身就走。

  “真特妈的禽畜,连这样的丑女你们都下得去手,看来比我还饥不择食呀,我还是去找我那群御姐好了,反正也不少你一个。”这是此刻王天羽脑海里的真实想法。

  “大叔,求求你,救我。”韦若寒看到王天羽的第一感受就是眼前这个是个乞丐,一个不折不扣的乞丐,一个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澡没有吃东西的乞丐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